1. <wbr id="79tlk"></wbr>
        <sub id="79tlk"><pre id="79tlk"></pre></sub>
        <i id="79tlk"><bdo id="79tlk"></bdo></i>

          <sub id="79tlk"></sub>
          <i id="79tlk"><bdo id="79tlk"></bdo></i>
          <i id="79tlk"></i>

          您好,歡迎來到石家莊市梓起機電設備科技有限公司!
          久久久噜噜噜久久久白丝袜_91精品国产尤物在线_中文亚洲av片在线观看高清_2020国产精品午夜视频

          行業動態


          • 地址:石津路與石兆金街交口
                      (兆華機械廠院內)
          • 固話:0311-67506708
          • 郵箱:zehebao@126.com
          • 鮑先生:18932903517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行業動態 > 行業新聞行業新聞
          債轉股能否解除鋼鐵行業困局?

            鋼鐵行業最近熱點不斷:鋼價上漲,行業整體扭虧為盈,與此同時,去產能進展沒有達到預期,一些鋼鐵企業債務纏身。就鋼鐵企業的現狀,記者采訪了國家發改委產業司巡視員夏農。


            上半年鋼鐵去產能完成今年目標任務的30%左右,下半年要完成目標任務的七成,從這個數字對比的情況來看,是不是意味著鋼鐵行業去產能的難度在不斷加大?


            的確。單純按照時間來衡量去產能的進度,好像慢了一點,上半年只完成了既定目標的30%,這里有一個最新的數據,前7個月完成了既定目標任務的47%,也即7個月都沒有完成一半。對此,發改委產業司巡視員夏農表示,這表明鋼鐵去產能的任務確實比較艱巨。不過他說,我國化解產能主要采取的是市場機制、經濟手段和法治辦法,政府的主要精力花在了職工兜底、社會穩定和保證公平的市場秩序等方面,也即這樣的去產能不是表面工作。從實際情況來看,我們也能發現,化解鋼鐵過剩產能確實十分有效,比如今年上半年我國鋼鐵產量同比下降了1.1%,價格回升了,3月份鋼鐵產業當月實現了扭虧為盈,4月份的實現了累計的扭虧,這些都和去產能有一定關系。至于下半年去產能的難度是不是更大,夏農的回應是,去產能的部級聯席會議已經開過好幾次,強調的就是接下來去產能要提速,無論如何,今年4500萬噸的去產能都要完成。

            

                  另外,商務部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出口產品一共遭遇65起貿易救濟調查案件,平均差不多每三天就有一起,而這其中,鋼鐵行業的貿易救濟占比不小,國家發改委對此是怎么回應的?


            對于國外屢屢提出的雙反等形式的調查,夏農明確表示,我國鋼鐵企業出口不存在傾銷問題,企業都能夠實現正常的利潤。他說,從出口價格看,以板材為例,2015年我國板材的平均價格是3670塊錢/噸,而全國國內的板材平均價格最高點也不超過3600元/噸,也即出口價格明顯高于國內價格。另外,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我們可以對鋼材產品執行不超過17%的退稅率,但是我國不僅沒有通過稅收鼓勵鋼材出口,相反還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控制鋼材的出口,一方面對現有的一些鋼材品種加征出口關稅以減少出口,比如對硅鐵的出口關稅加征到了25%;另一方面主動下調了鋼材出口的退稅率,目前所有鋼材產品的出口退稅率都低于17%的增值稅率,部分的鋼材產品甚至還不予退稅。

            夏農還表示,鋼鐵產能過剩是全球性問題,根據世界鋼鐵協會的數據,2014年全球粗鋼的產能利用率只有73.4%,我國產能的利用率是73.6%,高了0.2個百分點;2015年全球的產能利用率是69.7%,我國的估算下來大概是71.2%,這說明我國近年來的產能利用率都高于全球的平均水平,也高于歐美等國家和地區,也就是說這些貿易之所以能夠發生,一方面是由于進口國自身的尋求,另一方面則是由于我國鋼鐵產品確實有競爭力。


            5年時間化解鋼鐵過剩產能1-1.5億噸,這是今年2月4號國務院6號文給出的鋼鐵去產能目標,其中,今年的主要任務是要壓減粗鋼產能4500萬噸左右。這場鋼鐵去產能之戰,從年初開始就趕上了一場來勢洶涌的復產潮。今年4月,國內鋼鐵日均產量達到了歷史的新高。4月到6月,河北、江蘇、湖北、河南等鋼鐵生產大省的產量都有所反彈。市場好轉導致部分停產鋼廠復產,去產能任務更加艱巨。

            在復產潮中搖擺前行的鋼鐵行業,無論是價格走勢還是去產能目標的實現,都增加了新的變數。而化解過剩產能一大痛點正是積累的債權債務如何化解這樣一個問題。今年上半年,發改委、人社部、銀監會等8大部門,圍繞財稅金融支持、職工安置等問題研究制定了8個專項配套政策文件,銀監會也就《關于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金融債權債務處置的若干意見》向相關機構征求意見,支持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開展債轉股工作。人們期待這些政策能有助于鋼鐵行業“瘦身健體”。



          債轉股能否打破鋼鐵企業債務困局?華泰證券研究總監、金屬能源礦產首席陳靂就此做出解讀。

            陳靂:對于債轉股,如果從企業的角度來理解,因為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所導致,在2008年到2013年這段時間,非常多的鋼鐵新上的產能項目擴建,有非常多的銀行債務產生。另外從2008年以后一直到2016年,整個鋼鐵價格長期處于一個下行通道中,使得非常多的企業的償債能力弱化,這兩個原因相疊加使得鋼鐵的債務問題尤為突出。債轉股我們認為是破局的一個有效方式,因為在去產能的過程中,債務問題始終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

            上述提到,銀監會也就《關于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金融債權債務處置的若干意見》向相關機構征求意見,我們注意到其中兩個重要的落腳點,一是繼續強化支持資產證券化,還有開展積極的債轉股工作;第二是鼓勵產業基金,尤其是地方政府成立的產業基金投資入股,依法行使股東的權利。以上兩點對行業非常有意義。同時,銀監會支持銀行對周期行業繼續進行續貸,免息甚至消債等措施;但同時也是有保有壓,對惡意逃費債的采取這停貸、停結算的措施。有兩點被強調在行業里不能碰的紅線,一是地方的穩定及員工不能出現大規模的失業潮;第二,金融市場的穩定,不能發生欺損性的金融風險,對于前者,國家采取了一千億的財政補貼措施,后者是目前去產能主要的一個風險點所在。

            如果債轉股能夠有序的在債權人和傳統的鋼鐵煤炭企業得到雙方認可,對于整個行業非常有積極意義。我們做了一下簡單的測算,鋼鐵產業大中型企業的存量目前高達4000億左右,從今年7月底到年底,上市公司和一些重點大型鋼鐵企業集團的債務大概有1400億到期,壓力非常重。除了“借新還舊”的方式以外,我們認為債轉股對降低企業的負債率還是有積極的意義,同時能夠降低后續的融資成本。從我們大體的判斷來看,債轉股有望在集團層面率先取得執行,不管是對上市的鋼鐵企業還是對非上市的鋼鐵企業都有比較積極的意義。但同時也強調一點,更希望看到的是,非常優秀的鋼鐵企業,比如寶鋼、武鋼等龍頭類的好企業,進一步去疏解他們的困難,讓強者恒強,對于不規范的企業,我們還是傾向于建議他們采取市場機制的方式,正常地優勝劣汰。


          來源:央廣網


          電話:86-0311-67506708      鮑先生:18932903517
          公司地址:石津路與石兆金街交口西南角(兆華機械廠院內)
          備案號:冀ICP證07320538號